探訪傣族鐵匠巖溜


西雙版納新聞網 來源:西雙版納新聞網 編輯:王晨至 2020年07月17日 09:00

0717-03JJZK-006-104950-原文件

本報記者/楊元元 玉康龍 陳艷陽 巖罕丙


在景洪市勐龍鎮曼別村曼迷村小組的村寨邊上,有一個竹樓式的工棚,這就是遠近聞名的鐵匠巖溜手工技藝打鐵房。巖留是村里唯一一個還在使用傣族傳統手藝打刀的鐵匠,村民要打制、維修刀具,都會來找他。

打傣刀是一門古老的手藝,要打造一把精美的傣刀全憑工匠自身的力氣和經驗。今年78歲的巖溜雖然年事已高,但身體卻依舊健壯。生活中的巖溜和藹可親,說起話來笑容可掬,但是打起鐵來卻一臉嚴肅,落錘一點不含糊。記者來到巖溜的打鐵房時,他正在打造一把尖刀,只見他左手拿鉗子夾住初具模型的刀片,右手用鐵錘不停地敲打,在“叮叮當當”富有節奏的打鐵聲中,一把尖刀逐漸成型。在他竹樓式的打鐵房里,樓下堆滿了打鐵的段料、工具,樓上則是他和老伴的住所,桌上擺放著巖溜打造的長刀、尖刀等各式各樣傣族傳統刀具。

傣刀分為“爬拉”即長刀、“爬咩伙”即大尖刀或者菜刀、“爬管”即砍刀等,刀身上有精美的花紋,并配有精巧的刀鞘。長刀為柳葉形,尖刀為魚肚形,美觀實用。以前,長刀是傣族男子防身的武器,成年傣族男子都要在腰間佩帶一把長刀,是勇敢和力量的象征。如今,長刀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成為了收藏和觀賞的刀具。尖刀是傣族人民的日常生活用品,也是婚喪嫁娶、上新房等活動中做傣族特色菜“剁生”不可缺少的器具。無論時代如何發展,傣族人民都習慣于用自己打造的傣刀,幾乎每戶傣族家里都會有幾把傣刀。

巖溜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學鐵匠手藝。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交通閉塞,村民們的生產生活用具大部分全靠自產,蓋房屋的釘子、割水稻的鐮刀、砍柴的砍刀,甚至打獵的獵槍,巖溜都會打制。巖溜的手藝精湛,打制的刀具質量過硬,村民們都愿意來找他打制。那個時候,有一門手藝足夠養活一家人,許多人都想上門來拜巖溜為師,學習他的鐵匠手藝。對于前來學習手藝的人,無論是本村的還是外村的,巖溜都毫無保留地傾囊相授,他甚至拋棄成見,打破了傣族只傳本族不傳授他族的思想,教授了兩名哈尼族學徒?!按蜩F很辛苦,想學的人不多,如果我再有所保留,這門手藝就傳不下去了!”巖溜說,他先后收了7名徒弟,然而隨著時代發展、社會進步,人們獲得生產工具的渠道越來越多,打鐵的收入變得十分微薄,因此很少有年輕人愿意再走這條路,會打鐵的人也越來越少,一度受歡迎的鐵匠手藝如今面臨著失傳的境地,現在整個村里就只剩下他一家了。如今,巖溜的7名徒弟中,除了已經去世的,剩下的要么放棄了這門營生,要么改用省時又省力的機器來打制刀具,很少有人愿意再采用純手工打制了。就連巖溜的3個兒子中,也只有老二巖叫愿意學他這門手藝。巖叫跟隨父親學習了3年的打刀技藝,目前在村里開了一家專門制作傣刀的作坊,跟許多年輕人一樣,巖叫更青睞于用機器打刀,因為這樣既省時又省力。單靠打刀掙不了幾個錢,巖叫同時又搞起了農家樂,打刀基本算是副業了。

打刀是一門很辛苦的體力活,既臟又累,兒子巖叫考慮到父親年事已高,曾一度勸說父親放棄這門營生,或者改用機器打刀,但是巖溜卻始終放不下這門手藝?!艾F在會傳統手工制作傣刀的都是老一輩的人,年輕人都不愿意學,等老一輩的不在了,就沒人會嘍!”巖溜擔憂地說,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傣刀的制作后繼無人,好在政府已經把傣刀傳統手工制作技藝納入西雙版納版納州民間手工制作技藝保護項目,將這門傣族古老的手藝保護了下來。傣刀傳統手工制作技藝也有了傳承人。

巖溜告訴記者,以前打鐵是為了生計,如今打鐵是為了興趣。這幾年由于上了年紀,他已經很少打刀了,有人上門找他打刀,他大部分都交由兒子巖叫去做,自己只有在來興致的時候才打上一兩把刀練練手。巖溜表示,等他的孫子再長大一點,他準備將這門手藝再傳授給孫子,讓傣刀的傳統手工制作技藝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關注西雙版納報微信
本報微信公眾號
手機讀報
手機讀報
關注本報客戶端
關注本報客戶端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西雙版納報》和西雙版納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復制、轉載、鏈接、下載使用。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691-2144028
【滇ICP備12003530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80018】
版權所有:西雙版納新聞網
南京打的什么麻将 福建体彩36选7随机选号 浙江十一选五交流群 河南2选5走势图 江苏快3下载 创新医疗股票 福建11选五玩法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怎么赔 投资理财平台力荐.中欧钱滚滚 福建31选7中几个有奖 今日股票